森雨抱只灯

一只颓废的( )

有点颓废……

争取暑假前把病变更完


下一篇想看什么?


有两个大纲了


1.《旁观者》

#悬疑吧,侦探视角

#可以猜一猜

#有一点白切黑

#“我是旁观者,也是杀人者”


2.《白沙街医院》

#鬼故事(?)

#讲一讲医院变成疯人院的故事

#私设了,别撕我……

#“你的病情是什么?”


唔,其实也有第三个,但是写的欲望没那么大

2019-08-05

病变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弦月:通缉

  天璇地转的感觉让克利切很不舒服,就像曾经跟瑟维威廉一起出海航行的那次一样,晃得他头昏脑涨的,最后似乎抱着栏杆吐了很久,还被威廉取笑了一番。  那些笑声就像在耳边一样,真...

2019-07-30

病变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凸月:崩坏

  天又阴了些,原本在狂风摇曳的树忽然停止了摆动。幸运儿把视线从书上挪开,看了看窗外。似乎不是他的错觉,天又阴了些。

  “要下雨了呢。”他呢喃着。

  身后的人似乎醒了,无意识的哼唧...

2019-07-20

对不起(真诚地)

我高估了我的打字速度

不如等周末有电脑了……

我连更吧……

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

2019-07-16

AI机械(上)



  金还是不能理解,人类这些复杂的思想与脆弱体质是怎么来的。就比方现在,金无奈地支着脑袋,望着因为昨天给自己测试防水程度而发烧的青年。

  青年有一头漂亮的银发,那张终年挂着“冷静”和“严肃”表情的帅气面容,曾被金戏称为:“芯片短路导致表情系统缺失。”

  “简单来说就是脑子少了一根筋。”凯莉如是也。

  于是,在凯莉友善的笑容下,格瑞面无表情地给金断了三天的电。前两天还好,“饥饿系统”还没加载完,等第三天金意识到不对劲时,芯片操作权早就被格瑞收回去了。

  于是,金便如丧尸一般拖着颤巍巍的步子飘到实验台前,双手扒住桌沿,把...

2019-07-15

晚上应该会更一篇瑞金的

别太期待……

说不定就……咕咕咕?

(இωஇ )

2019-07-15

病变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满月:恐慌


      乌鸦的数量越来越多了,它们低吼着,绕着庄园...

2019-07-15

极光

🍃

  格瑞第一次见到金是在一次捕猎的路上。人类政府与机器人的战场,已经撤离了这座城市,因为格瑞很久没有见到机器人的飞机了,再也没有炸弹会降临这里。

  可是飞扬的核尘,发绿的地下水,仍使得人们被迫放弃这座城市,因为难民太多,食物太少,而冬天快到了。

  格瑞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情景呢?铅灰色的天空中是一个脏气球般的太阳,眯起眼睛向远处望去,仍能看到些许银灰色巡逻机的存在,他们还在搜寻幸存者,然后一一抹除。而金,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,顶着一头耀眼的金发。

  这一旁的大厦里有两伙人在争吵着什么,理智告诉格瑞,有的时候,活人比那堆金属还有危险,所...

2019-05-03

病变4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凸月:寒鸦 ...


2019-05-02
1 / 3

© 森雨抱只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